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

  • 604views
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作画一甲子爱画一辈子邓康贤展77至爱作品

虽然已经画了一甲子,但邓康贤至今仍未觉疲惫,当身边好友问他何时放下画笔时,他总是哈哈一笑带过。他尚在担任槟州教育局主任时,由于公务繁忙,绘画时间大幅度减少,如今退休享儿孙福的同时,也让他有足够的时间绘画。

或许是曾经担任教师的缘故,他说话幽默风趣,在形容自己的画展时,他说:“可能槟州艺术画廊觉得我够老了,所以资助我筹办此次的回顾展,我一分钱都不需要出。”

不过,由于展览空间有限,他只展览其中77幅最喜欢的画作,其余277幅作品则收录在画册当中。

相较其他经常筹办个展的画家,他显得低调许多,合计此次的历年作品回顾展,他至今总共也才办过6次个展。为了筹办此次画展,他不得不向国家艺术馆、国家银行等“借”回自己的旧作,皆因一些作品早已成为艺术馆里的收藏品。目前仍留在他身边的画作也只有寥寥几幅而已。

“一般展览都是以最新的画作当作展览品,但回顾展不同,它记录画家画作的风格变化,从最初的作品到现今的作品,都能让人看到画家的成长过程。”

作品比一些观众年纪还大

目前,邓康贤是第十二名获得槟州艺术画廊协助举办回顾展的画家。

展览里最“老”的那幅作品画绘于1959年,距今已有60年历史。他指着那幅画打趣地说:“我的一些作品的年纪比许多观众的年纪还大。”

这些作品诞生时,他还是一名中学生,画的多是具有写实风格的水墨画,这幅绘于1959年的作品则被他的母亲收藏在一本自製画册中。

“我妈妈很喜欢那幅作品,于是把它黏在画册的封面中。后来,回顾展需要我展出最久远的画作,我就想起这幅作品。但因为它被黏在画册上很久了,框定师傅不敢随意撕开,因此,他建议我通过裁剪方式将之框定起来。如果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这幅画的四周仿彿少了一些东西。”

为了此次展览,他可谓落足心思,从展场正门走入,迎面而来的是最新作品,走到越深处则是他的旧作。

“我担心旧画风无法吸引行家,所以把新作品放在门口处,先抓住观众眼球。另一个原因是,旧作大部分是小幅作品,新作体积较大,放在门口处比较合适。”

早期画水粉画  如今绘抽象画

逛完邓康贤的回顾画展后不难发现,他的画风与题材多变,从早期的写实水粉画转变成如今的抽象派油画。

“我过去尝试了不少实验性的画法,且一直在找最适合的创作风格。我不断地画,直至尝试了抽象派画风后,才决定钻研这种风格。”

他不断尝试各种风格,从风景画与静物画到如今的特写抽象画,都是绘画题材面积的收缩,且更专注于一个面向的画法。

“其实就像小时候我们学写字,老师都叫我们写得很工整,这样才是漂亮的字体。但当我们年纪越大时,为了追求快速,往往都以潦草的笔风带过,而画画也是同一个道理。”

中国水墨画追求“见山是山、见山不是山、见山还是山”三个阶段,而抽象画也有相同的追求境界。

“当你看见一只飞鸟时,你要画出牠飞翔的一面。当你看到一个歌手时,你要画出他演唱歌曲的一面。我追求的是剎那间的感受,因此,我的画都不以形体为主,而是以感官捕捉到的讯息来作画。”

对他来说,画出观众看一眼便懂的风景画或景物画已无太多挑战,他更希望为自己的作品预留想像空间,犹如1000个读者就有1000个哈姆雷特般,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各自的生命经验去猜测绘画的缘由与意涵。

凝视画板先构思  勾勒雏形才下笔

邓康贤从未想过以当画家为业,反而心繫于教育事业,他在大学读毕地理系后,便转读教育系,然后担任教职,之后更加入教育局,并受提拔为教育局主任,最终于1998年卸下重任后才成为全职画家。

他说,艺术系一直都不在他的考虑範围中。

“教育局的工作繁忙,有时一天就必须去五、六所学校开会,几乎没有太多时间创作。”

纵然创作时间因为工作受限,但他仍旧保持一年绘四、五幅画的创作数量。“如果我不继续画的话,恐怕技巧会生疏,从此与绘画绝缘了。”

如今退休家中,他反而不再轻易画画。每一次动笔前都会先凝视画板许久,就连妻子也忍不住追问他在看什幺。

“其实,我脑海中早已勾勒出画作的雏形,之所以不动笔,只是要确认下笔的位置。”他打趣地说,颜料价格高昂,如今已是退休人士的他更不可随意动笔,以免浪费颜料。

虽然他经常自嘲,但他的作品早已受到一家画具公司的青睐,并且以物物交换的方法,提供他所需的颜料与画具,而他只需要定期将作品交予对方即可。

“我常常对年轻画家说,绘画一个题材并不一定会成功,每一次下笔都是一种尝试。但千万不要害怕尝试。我至今仍有画得不美的时候,这时候,我会把作品放在一旁,然后离开画室到处走走。或许三五天,或许一两年,我会再回来继续修改这幅画,或者直接用新颜料涂盖旧色彩,画出一幅全新画作。”

屋顶海平线水畔丝绸之路  一生作品分四风格

或许与邓康贤大学时期修读地理系有关,在回顾展内的中后期作品多与地景相关,约莫可分为四种风格或创作题材,分别是屋顶、海平线、水畔(Water Margin)和丝绸之路,以及一些零零散散无法汇集成系列的早期创作等等。

“1967年,我前往马六甲担任实习教师时,便开始尝试採用粗黑线条绘画马六甲古城。之后,我也曾到访新加坡绘画河畔景色。当时,我还专注于绘画景物,后来因为要参加一个联合画展,主办方要求我们交出不同画风的作品,我才开始了绘画屋顶这个概念。我第一个画的屋顶是极乐寺,因为可以登高望远,比较容易看到屋顶。”

他生于槟岛,长于槟岛,自幼便与海为伴。他说,早年的葛尼道(Gurney Drive)还是海滩,父亲经常去那边游泳。当时,父亲把他放在脚车前方,父子俩大手与小手交叠在脚车的握把上,两人迎着风往葛尼海滩玩乐。

“那个时候,葛尼道还不像现在那幺多车,最多的还是脚车。我常常坐在沙滩上玩沙和戏水,抬头一看时,经常无法分辨出海与天之间的界限。我很喜欢这种模糊不清的感觉,长大后,我便尝试把这份感觉画出来。而我后来所画的水畔与丝绸之路系列,便是根据地平线这个系列演变而成,其分别在于水畔系列的内容更专注于水的流动性与不明确性,而丝绸之路则是我搭乘飞机时,从机窗俯瞰大地时所看到的景色。”

相机拍旅途景色  返家后绘成画作

除了绘画,邓康贤也很喜欢旅行,并且认为旅行是艺术家的“氧气”,可以提供新鲜灵感。

每次搭乘飞机或汽车前往目的地时,他总会选择坐在窗口旁边。当同团旅客在旅途中呼呼大睡时,他多是看着窗外景色,宛如想把景色都刻印在脑海中。

记忆尚且有模糊的时候。他说,他绘画时特别注重色彩,大自然与阳光、月色相互照映反射的景色,都成了创作源泉。当他把这些景色儘量印入脑海后,回到家时却发现脑海中有些颜色的印象变得模糊了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他开始利用相机记录旅行中所见到的色彩。

“丝绸之路作品里的大部分画作,都是我利用相机拍摄当地景色后,回到马来西亚时再行创作的。此外还包括新疆、印度、中亚大陆、欧洲、埃及、日本等地的画作。”

他把各地景色拍照存档并存入手机后,每当缺乏灵感时,便会看看照片,从照片的色调中寻找新的绘画方向。“我不喜欢用网络照片,因为这不是我们亲眼看到或亲手拍下的,所以没有任何回忆留存在照片中。”

 

邓康贤回顾展

地点:Penang State Art Gallery, Ground Floor, Dewan Sri Pinang, Light Street, 10200, Penang.

日期:~

时间:早上9点至下午5点

注:週五与公共假期关闭(一些作品在3楼展出)